中保科转型推手林建涵:就要消费者“生活不能没有我!”
2021-09-19
中兴保全科技打破传统框架,将业务从单一住家升级到智慧城市的全方位服务。副董事长林建涵身为转型推手,希望能带给消费者更多元的科技化生活概念,深入每个人的日常生活。

谈到保全业,许多人立即联想到的,是许多大楼里坐在电梯口前的“阿伯”。他们24小时三班坐镇,除了遏阻宵小,还要帮忙收发信件、管制社区车辆进出、公共设施巡查报修、接受住户诉苦……堪称是一个劳力密集的传统行业。

近几年来,传统保全业更是挑战重重。台北市保全公会指出,由于保全人员待遇低、福利差、工时长、责任重,很难吸引年轻人,因此流动率偏高。加上同业低价竞争,使得整体环境愈发艰困。

不过,成立于1977年的中兴保全,却已全面颠覆了这个产业,堪称把一个传统产业,变成科技产业了。

从住家到城市服务一手包办

43年前,中兴保全刚成立,从提供住家与商店保全服务开始。但如今,早已跳脱框架,透过物联网、无线通讯等技术,提供智慧住家到智慧城市的全方位生活服务。

“以前我们只做商务与住家,但现在,可以从你的家、到大楼、到社区、再到整个智慧城市,从小到大,我都做了,”中保科副董事长林建涵说。

2019年,中兴保全正式改名为“中兴保全科技”(简称中保科),宣示转型升级为科技公司的决心,近几年来,年营收稳定维持在130亿元以上,市占率高达六成,长期盘踞台湾保全业的龙头宝座。

即使今年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,中保科前六个月的营收仍超过67亿元,甚至高于去年同期。主要成长动能就是在疫情下,中保科很快推出人脸辨识与自动测量体温的机器,取代人工一个个量体温,成为各大办公大楼的必须装备,让业绩红不让。

学成归国,推动数码转型

谈到中保科近年来的转型,关键人物就是董事长林孝信的次子,现任中保科副董事长的林建涵。

图/中保科副董事长林建涵。苏义杰摄

2004年,林建涵取得英国米德尔赛克斯大学(Middlesex University)行销管理硕士后回台湾,进入中保,从最基层的专员开始历练,至今已过16年。

这16年来,他一路把中兴保全逐步变成一家科技公司外,他笑说,身材也比起回国之初发福不少,“我大概胖了20多公斤,”林建涵笑说,刚回国时,他才54公斤,公司里的阿姨们都对他很好,常常带饼干零食给他,中午帮他叫盒饭。或许是在国外求学多年,觉得台湾的盒饭无比美味,吃著吃著身材也就这么回不去了。

升大学前的那个暑假,林建涵曾在公司实习,担任业务员,每天骑摩托车出门扫街,看到有商店正在装潢,就走进去,介绍保全服务。

刚回国时,他也听到许多资深员工分享公司的发展历史。其中印象最深刻的是,早期的保全会抓小偷,公司甚至发出高额奖金,抓一个小偷给5万元,以当时的薪水来说,几乎是天价。“保全员看到小偷,像是看到一袋长了脚的钱在跑,”他幽默形容。因此30、40年前,很多刚退伍的年轻保全员,巴不得执勤时能遇到小偷。曾有一位主管,两只手、加上脚,一次抓到三个小偷,领了15万奖金,也有保全靠抓小偷的奖金,买了三栋房子。

虽然重赏之下必有勇夫,但也增加了人员执勤时的风险,后来中兴保全才逐渐废除了奖金制度,碰到状况时,必须通报警消人员到场协助处理。

抓小偷的年代或许太遥远,但林建涵算是亲身见证了中兴保全从传统走向科技化、智慧化的转型过程。

深化多元服务,让客户有感

十几年前的保全,“可能只是一个装在墙上的开关,下班时设定、上班时解除,”林建涵指出。但是如果一整年都没有发生什么事,保全公司的存在感其实很低,业务到了年底续约时,还常被客户质疑,总是收钱的时候才会出现,“好像中保什么事情都没有做?”

林建涵发现,保全提供的是一种看不见的价值:给客户安心,可是客户会觉得自己没有接受到具体的服务,因此他开始思考,除了“安全”或“安心”这样的保证外,保全业还能不能提供其他的,特别是让客户有感的服务?

除了内部的改革压力外,2008年的金融海啸,则是外在的推力。当时,许多中兴保全的客户为了节省开支,首先就把看不到、摸不著的保全解约。让传统保全转型升级更形迫切。“还有什么东西可以绑住客户?”林建涵思考,“为什么他们的服务一定要限制在跟保全有关?”

中保的企业用户占七成,其中又以餐饮业者比例最高,因为餐饮业者的硬件投资不小,有很高意愿装设保全。但经营餐厅的多是年轻族群,满腔热血的人很多,懂得经营管理的却不多。

为何不提供这些餐饮客户POS(销售时点情报系统)?让中兴保全除了门户安全外,还可以提供销售管理、营运分析、云端备份等功能,教客户如何利用数码工具提升经营绩效。

这些人既然已是中兴保全的客户,更可以进一步思考其他需求。像是为了安全,会想装监视摄影机;再者,每天都有大量的现金进出,所以需要保险箱;而厨房有火灾的潜在风险,因此需要灭火器……到最后,餐厅中跟安全有关的所有需求,中兴保全都可以一站购足。

不过,相关法令规定,保全业者不能经营无关保全业务的项目,因此只要有新项目,就得另外成立公司。至今,中保科旗下已经成立了超过30家公司,服务项目含括电气、空调、防灾、物流等。

走在无线智慧住宅的前线

商业客户的推广虽然相同成功,但中保在一般住家则遇到了瓶颈。除非是透天厝或豪宅,不然一般住宅不太会想装保全系统,但豪宅又担心施工过程可能会破坏装潢,所以住宅的业绩成长缓慢。

后来,中兴保全转向科技,寻求解方。大约在七、八年前,网络和无线技术开始成长,中兴保全希望在减少人力需求和降低营运成本的前提下,透过无线网络的布建,结合物联网来推动结合保全及智慧生活的服务,这是2015年推出“中保无限+”服务的起源。

无线网络最大的好处是节省拉线的成本和施工时间,也不需要破坏装潢,是推广到一般住宅的大利多。过去传统拉线,光估价就要算很久,改成无线后,不用拉线成本,贴纸贴一贴就好。

只是,一开始这样做,也是困难重重。

首先是法令和技术限制,要让全屋都变成无线环境需要装很多台路由器,每月服务费超过9000元,一般家庭无法接受。

其次是消费者对于“无线”这件事还是不安心,总觉得看到线才踏实,而且无线网络技术几年前也不够稳定,一旦断讯就引来客诉。

怎么办?中兴保全一方面和相关单位协调修改法令,再加上技术不断进步,服务费因而大幅降低到1600元。至于消费者的信心则要靠不断提升网络稳定度和服务品质。

林建涵回忆,当时团队一周至少要开三次会,讨论所有问题怎么解决、开会频率甚至维持一年之久。

而之所以能及时调整改进,也因为中兴保全在40多年前成立之初,就设置了研发部门,目前已是一个近300人的大型团队,是竞争利器。

中兴保全转型重点 
1. 跳脱传统的保全思惟,除了“安全”或“安心”外,提供其他让客户有感的服务。
2. 在减少人力需求和降低营运成本的前提下,结合物联网来推动结合保全及智慧生活的服务, 满足一般消费者在生活上的需求。
3. 集成公司资源在建筑、消防、防灾等领域布局,从过去商务和住家的范畴,跨入智慧城市的领域。
4. 集成生活服务生态系统,未来成为台湾最大的“生活服务供应商”。

国外取经,力推物联网生活

为了转型,过往接触的领域也得转向。以往中兴保全会去世界各地看安全博览会,但看来看去发现设备、系统都差不多,“我们既然要面对消费者,那不是应 该去看CES(美国拉斯维加斯的世界最大消费电子展)?”林建涵说,看了CES才会知道市场的 最新趋势,可以带回台湾研究。

看CES另外一个意外的收获,是发现很多台湾的优良制造商,产品又好又便宜,直接留下联络方式在台湾采购更是划算,还可以要求客制化供货。目前很多中保科的合作厂商都是在CES找到的,被林建涵形容是“挖到宝”。

在推动物联网的过程中,其实还有一段插曲。

因为想把消费者的家变成像电影《钢铁人》一样万物联网,所以林建涵很积极地寻找家电设备商,目标锁定国产品,希望合作推出MIT的物联网家电。不过或许是起步太早,七、八年前台湾都还没有家电厂商在做物联网的产品,要不是没听过,就是不想花钱。

虽然后来一度与大同公司开记者会宣布推出智慧家电平台,强调物联网的延伸及应用,也因为双方对于商业模式的想法不同而不了了之。

在这段过程后,中保科在针对消费者端的做法也有些微调整,从“智慧家庭”(smart home)转变为“智慧安全”(smart safety/security),推出像是智慧电子锁、瓦斯漏气侦测及截断、远端APP环境监控等产品,透过手机设定及解除,在家中更可以透过智慧音箱来遥控。

铺展深入日常的生活服务

中保科目前的发展重点,则是集成公司资源在建筑、消防、防灾等领域布局,从过去商务和住家的范畴,进一步跨入智慧城市的领域。15年前,中保就已经开始承接台中科学园区安全监控和车牌辨识,后来也投入桃园机场、新竹科学园区、台北花博、台北世大运等安全监控管理,累积不少大型规划的经验,现在可以算是一个验收的时刻,预计今年在智慧城市的服务营收可望达到总营收的两成。

即使已经从保全业扩大到智慧城市的软硬件服务,但在林建涵的规划中,只完成了目标的三至四成而已。他希望未来成为台湾最大的“生活服务供应商”。例如开车出门要寻找停车位,可透过中兴保全的系统;回家前10分钟,可以先把冷气打开,进到家门时,预约的外送餐点也刚好送到……。

“我的ambition(野心)很大,让你生活上没有中兴保全,会活不下去,”林建涵说。

文/张彦文

本文转载自2020.7.31